2023年3月28日

  综合CNN、CBS等多家美媒报道,当地时间2月24日,拜登对记者表示,他没有访问“毒列车”事发地、俄亥俄州的东巴勒斯坦城的计划。他还反称在他前往基辅之前,都没有人要求他前往那里。

  “就现在而言,我没有(要访问的计划)”(“At this point, Im not”),拜登这样告诉记者。

  此前在美国当地时间2月3日晚,一列运载有毒化学品的火车在俄亥俄州脱轨。出事货运列车有超100节车厢,其中约50节车厢当晚在俄亥俄州东部邻近宾夕法尼亚州的小镇东巴勒斯坦城(East Palestine)脱轨引发火灾。为了避免爆炸事故,大量有毒化学物质氯乙烯被人为泄漏。此事震惊全球。

  事发后,拜登政府及俄亥俄州政府经采样检验,表示当地“空气安全”、“水质安全”。然而连日来,当地居民发现周边开始出现大量死鱼,甚至死鸡、死狗,拜登至今也未前往当地视察。

  当地时间2月4日,一列货运火车在美国俄亥俄州脱轨,现场冒出浓烟。图自

  据美媒报道,当地时间2月24日,拜登在白宫对记者表示,他现在没有前往俄亥俄州的东巴勒斯坦城访问的计划。“就现在而言,我没有(At this point, Im not)”,拜登这样说道。

  “我们(的政府官员)在火车脱轨后两小时就到了那里,两小时,”拜登辩称,“我与宾夕法尼亚州和俄亥俄州的每一个主要人物都谈过,所以指责我们没有参与应对的说法是根本不成立的。在最开始,甚至在我访问基辅之前,都没有人要求我前往事故现场,所以这说明我正在密切关注此事。我们正在做我们能做的一切。”

  事故发生以来,美国总统拜登始终没有到场视察,交通部长布蒂吉格在事发大约20天后才来到事发地查看情况。布蒂吉格23日在东巴勒斯坦镇告诉媒体记者,他对自己先前一直没有对这起事件发表公开看法感到“遗憾”,“我本可以更早表达出来”。

  当地时间23日,白宫新闻秘书让-皮埃尔则回应称,“是的,他(拜登)对他的政府的反应感到满意”,并表示拜登“当然想提供帮助”。让-皮埃尔不仅吹捧了该机构在整个危机中的工作,还称联邦政府在当地提供所需援助就是拜登的“直接帮助”。

  但拜登的说辞似乎止步于“自我感觉良好”。美媒曾在报道中指出,拜登政府虽然派遣了美国环境保护署(EPA)和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(FEMA)的官员到现场视察,但拒绝宣布当地为灾难状态。

  此外,当地时间16日,俄亥俄州州长迈克·德温的发言人表示,州政府近期每天都在提出联邦灾难援助请求,但美国联邦应急管理局(FEMA)一直予以拒绝,给出的回复是——俄亥俄州“目前没有资格”获得帮助当地社区从有毒物质泄露事件中恢复的灾难援助。白宫方面随后对此说法予以否认。

  同日,俄亥俄州共和党参议员詹姆斯·戴维·万斯前往当地拍摄视频。他表示,一些被污染的水域到处是死鱼和死虫,化学物质正渗入地下,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令人不适的奇怪气味。

  之后在当地时间20日,拜登携新一轮对乌军援清单突访乌克兰。同日,事故发生地,东巴勒斯坦的市长特伦特·科纳威(Trent Conaway)言辞激烈地表达愤怒,称“这是给我们最大的一记耳光!告诉我们:他和美国现在都不关心我们。”众多共和党人也对拜登的基辅之行大加抨击。

  有趣的是,当地时间22日,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访问了“毒列车”事发地,俄亥俄州的东巴勒斯坦。除不加掩饰地讥讽拜登外,当特朗普被问到想向拜登传达什么信息时,他冲着镜头回了句:“(拜登你)过来啊(Get over here)。”

  当地时间23日,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(NTSB)发布了俄亥俄州装载有毒化学品火车脱轨事故的初步调查报告,称事故原因可能是车轮轴承过热,列车工作人员收到警报后曾试图减速。 发布会上,美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(NTSB)主席珍妮弗·霍门迪(Jennifer Homendy)表示,这件事“根本不是意外”,因为如果铁路公司的预警系统能提前发出警告,它“是100%可以避免的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